<acronym id="RmE8Q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RmE8Q"><form id="RmE8Q"></form></acronym>

<output id="RmE8Q"><legend id="RmE8Q"></legend></output>

<acronym id="RmE8Q"><form id="RmE8Q"><sub id="RmE8Q"></sub></form></acronym>

<acronym id="RmE8Q"><form id="RmE8Q"><sub id="RmE8Q"></sub></form></acronym>

<output id="RmE8Q"><legend id="RmE8Q"></legend></output>
<acronym id="RmE8Q"></acronym><label id="RmE8Q"></label>
<label id="RmE8Q"></label>
<output id="RmE8Q"><form id="RmE8Q"></form></output>

<output id="RmE8Q"></output>

<output id="RmE8Q"></output>

<acronym id="RmE8Q"></acronym>
<dl id="RmE8Q"><form id="RmE8Q"></form></dl>
<acronym id="RmE8Q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RmE8Q"><form id="RmE8Q"></form></acronym>

<acronym id="RmE8Q"><legend id="RmE8Q"></legend></acronym>

原创

第592章 一时兴起,情难自禁-试婚365天霍先生违规了百度百科-笔趣阁

徐怀说想桐柏山置县建城,王禀当然能猜到他在想什么,徐武江、徐武坤却完全摸不着头脑。“蔡铤在朝中与诸大臣欲与赤扈人联手讨伐北燕,以分其土——这些事原本是朝廷秘辛,不得传入第三人耳中,现在说给你们听却也无所谓了,不要再外传就是,”王禀略作解释说道,“我也是反对这事而遭罢黜,但我权衡下来,也只是觉得弊大于利,徐怀却要比我更为悲观!”“联兵这事就算有大坏处,也跟桐柏山不挨着啊,”徐武江起初很不理解这事跟桐柏有啥关系,但转念后又怔然看向徐怀,难以置信的问道,“你不会觉得稍有不慎,大祸会叫虏骑兵锋直接威胁到我们这里吧?这是不是有点远了?”大越与党项人、契丹人对峙上百年之久,边军数万人马乃至十数万人马被全歼的惨败也经历过好几次。最近较为严重的一次边州失陷、朝野震动,就发生十六年前,徐武坤他们都是亲历者。说与赤扈人联兵伐燕,搞不好会出大乱子,徐武江、徐武坤都不难想象,但这跟桐柏山八辈子能打到一起去吗?再说了,联兵伐燕以分其土,大越夺得北燕此时所控制的燕云等地,目的不就是为巩固北部的疆域吗?“我可能是有些杞人忧天,但今日一战,叫我联想颇多。不管之前心里对贼寇有多畏惧,但今日之事实,大家都能看清楚,贼寇事实上就是这么弱,就是这么不堪一击,而绝非我们有多强。事实上我们并没有多强,甚至只要贼军稍稍有序一些,哪怕在跳虎滩多建一座营寨,我都不敢如此用险。然而,这么简单的事实,贼寇以及淮源绝大多数人,到这时也都没有想明白,到这时候还在问,跳虎滩营寨怎么就这么夺下来了,贼寇再怎么样,两千多人呐,不应该败得这么稀里糊涂、这么惨???我就在想,这个道理放在大越与赤扈人的头上,也许是相通的……”徐怀站在台阶上,悠悠说道。虽说徐怀这番话难叫徐武江、徐武坤有多深的触动,王禀、卢雄却都沉默下来。徐怀的话外音他们是明白的,那就是大越可能比他们所想象的还要孱弱、还要不堪一击,还要一触即溃,就像今日大战之前的跳虎滩贼营。过了片晌,卢雄看向王禀说道:“相公,或许恰如徐怀所说,大越现在也就剩庞然躯壳吓人——你也曾说过,党项人、契丹人百年来也已腐朽堕化,对大越实难再构成多大的威胁,但赤扈人崛起三四十年来,征战不断,兵锋却是磨砺得最锋利之时啊,不能等同视之——这可能是朝堂诸公所忽视的……”王禀沉默的看着泥地上所画的跳虎寨营寨简图,处处漏洞,防御简陋得令人触目惊心,忍不住扪心自问,这才是大越的真实面目吧?徐怀知道王禀、卢雄这样的人物,不会看不透今日这战的玄机,也定能从这玄机里感受到更多的东西,他继续说道:“当然,我宁可这一切是杞人忧天,但我们推动在这里建城,也没有太大的难度了,仅需要稍改说辞而已,为何不顺水推舟一把?”置不置县对诸大姓宗族会带来多大的好处,徐怀不甚关心。他明面上想推动建城,促成桐柏山置县,实际上他却是要拿置县这个名义,说服诸大姓宗族愿意一起出力在淮源建造一座城池。建和元年,帝避虏欲往南阳,遇贼桐柏山道,可以想象这一幕真要发生了,桐柏山以北的整个黄淮平原实际都处于虏骑铁蹄的威胁之下。桐柏山此时在整个天下格局里,是看不出有什么独特的地方。然而等整个黄淮平原都处于虏骑铁蹄威胁之下的时候,西接秦岭、庇护南阳盆地;东接淮阳山、控扼淮水上游的桐柏山,战略地位就突出了。即便是未雨绸缪,在此时实际并没有太大阻力的情况下,徐怀当然要考虑怎么推动在淮源建城了。“那明日举行乡议之时,武江你就说徐怀太过莽撞,得胜全凭侥幸,实非用兵之道。而此时东岸形势稍定,淮源更需徐徐图之,不能再轻用徐怀这样的莽将上阵,以免招来轻敌之溃!”王禀思量良久,说道,“唯有如此,在淮源筑城才更顺理成章一些……”“哈哈,也是,”徐武江笑道,“徐怀冲锋陷阵太过犀利,倘若三五日后再获大捷,就算诸大姓宗族还愿意摊派建城所需钱粮,泌阳城里诸多官绅也阻挠,以免淮源从泌阳县分割出来——但叫徐怀不再领兵出阵,战事节奏放缓下来,筑城就成了顺理成章之事,倘若谁想阻止,便叫他们领兵来进剿匪军便是……但这事瞒不过邓珪???”“徐怀不上阵,邓珪还能强拉他上阵不成?”徐武坤笑道。“不叫徐怀上阵,也非全是这个原因,”王禀见徐武江、徐武坤都为今日大胜振奋,微微蹙着眉头,说道,“今日之胜,贼寨之简陋,徐怀捕捉战机之精准,卢雄都跟你们说过,但最根本的一点,还在于徐怀以雷霆之势,从徐武富手里夺得徐氏族兵,实是?;钟朐羟跛荒茉ち?。要不然,以?;忠约安填登驳酵┌厣嚼锵品缃晾说哪切┤说哪苣?,还不至于看不出跳虎滩贼寨存在如此致命的破绽……”“我就不明白了,王相公说?;终庑┤宋锬芸吹教⑻苍粽嬖谥旅普?,为何却坐视不理?”徐武江有些卡壳问道。“这是他们太过自信啊,”王禀感慨说道,“你想想看,倘若这次是徐武富主导徐氏族兵整编进淮源乡营,你们以为今天有可能打跳虎滩贼寨吗?”“……”徐武江愣怔在那里,这时候才陡然省得他们今日为什么能斩获大捷。他转头见徐怀双手抱着后脑勺,跷脚靠着廊柱,讶然问道:“王相公所说的这些道理,你早就知道?你脑筋开窍后,怎么就能想常人所未曾想、思常人所未成思?”“我不知道啊,我也正听王相公、卢爷教诲??!”徐怀说这话半点诚意都没有,跷着二郎腿还抖了两抖。徐武江坐直身子,朝王禀行礼道:“武江生于草莽,厮混于草莽,自以为通晓人心,今日得胜也洋洋得意,然而听王相公、卢爷这番言,才识得自己是何等的浅薄——请还王相公、卢爷不吝教诲……”“王相公、卢爷是什么样的人物,十七叔你可真是占大便宜了??!”徐怀笑道。王禀见徐武江孺子可教,微微颔首道:“徐怀是莽虎,也是妖孽,我与卢雄可都不敢教他,但徐都将要是不嫌弃王某所学粗陋,征战之余,得闲坐在这槐柳之下,喝茶弈棋却是写意?!?br/>徐武江也好,唐盘、徐心庵、仲和以及殷鹏、周健雄、韩奇、唐青、唐夏、徐四虎等人,这时候在桐柏山里都能算得上后起之秀,但包括徐武坤、徐武良这些人在内,他们都一直在最低层挣扎,眼界到底有限。

本文页面地址:www.bkfot.ink/txt/198348/60885398.html

精美评论

Comments

南方的南
是因为我很在乎你。
、爱是

没尽头,

綦毋诚
能省一顿是一顿。
累很
有人选择改变生活。

热门推荐:

  第四百二十一章 现在你总该信了吧-剑仙在此语录摘抄-笔趣阁 第一百四十章 让我苏玄钧杀人背锅?-萧瑾瑜个人简介-笔趣阁 第592章 一时兴起,情难自禁-试婚365天霍先生违规了百度百科-笔趣阁